8.14

最近在路上看柴静的《看见》,去年在杭州书店上班时总看见它排在畅销书的版块,是我不屑的那一类书,前几天多看系统推荐下载,无意中下载了试读版,看了100多页,被人家央视记者的文笔勾引了,让飘姐给我找了全版来看。

柴静是啥样的人呢?文章里的她是个初出茅庐,有点胆怯,非常文艺的女青年,好像误打误撞地成了名,说起来并不让人讨厌,她把自己的苦轻描淡写了,把成功也一笔带过,她在关注别人。这当然是一个新闻工作者起码的素质。
《看见》是本啥书呢?
一个女记者的从业回忆录?一部新闻史诗?用她的话说就是她当央视记者这10年来印象深刻的事件,她从非典开始走人人心(我是记不太清),后来开发了一个个的新课题,同性恋,家庭暴力,青春期,柴静的文笔是真好,有许多余秋雨的感觉,就是那种用修辞能够很到位,感情又能很深厚地表达,看这种书的确能了解到一些不了解的事,学到一些好的表达方式,但我并不觉得对一个研究文学的人会有意义,当然研究文学的人读的书净是咱老百姓看不懂看不进的类型。《看见》不算文学作品,应归属于社会新闻读物,只不过其文笔没新闻那么生硬。对于要中高考的学生来说,确实是极好的作文读物。它毕竟是一本畅销书。有个作家说,我不愿自己的书成为大众流俗的畅销品。就像《尤利西斯》,哪怕只有研究它的那帮人能读懂,它却灌注进它自己独特的存在价值。
柴静的文章带给人以震撼和安慰,它让你想要了解和关注这个社会,她喜欢海子的一句话:“天空一无所有,为何给我安慰”,正好像她作新闻的风格。她得体的戏谑,含泪的怀念,咬牙的坚持和沉默的留白,让人宏观到更加广远的社会生活。这也正是《看见》的价值。

评论
热度(8)
©你来 | Powered by LOFTER